旷日持久的抗癌斗争 有我陪着你

2017年08月15日 15:47 

导读:生活时常给我们一拳重击,我们却要永远以乐观来报以还击!

 

 

杨玉峰-赵国霞

杨玉峰-赵国霞

退休前,杨玉峰老人一直在铁路上干着工程工作,几乎天天在外面跑,着家的时间少之又少。“1980年前,我在成都铁路局成都段工作,常年派驻在成都。”那个时候,杨玉峰和赵国霞的儿子才几岁,家里全靠赵国霞一个人照顾。那个年代,成渝两地的往来根本不像现在这样方便快捷,“基本上还是每个周末、节假日才回来一趟。”1980年后,杨玉峰终于调回了重庆,和家人团聚。“但我这个工作性质就是比较特殊,虽然调回来了,还是要经常出差,屋头还是基本上靠她一个人照顾。”就这样,日子按部就班地过着。看着儿子渐渐长大,杨玉峰觉得他们两口子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而生活偏偏在这个时候给这对夫妻来了个完全没有防备的撞击。“大概是在1994年,那个时候儿子刚刚参加工作,日子也刚刚开始好过起来。没想到,老伴检查出了乳腺癌。”在上世纪90年代,癌症对于很多家庭来说,犹如“洪水猛兽”。这个打击也犹如一记重拳深深打在杨玉峰的胸口上。“过完春节,老伴就住进了大坪医院,一住就是半年。那半年,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去医院照顾她。重复着单位、医院,医院、单位两点一线,连家都没有回过!”从妻子的前期治疗到动手术再到后续治疗,以前很少料理家务事的杨玉峰开始学着照顾重病的妻子,帮她换洗衣服、喂她吃饭,在妻子刚动完手术后不方便的几天,帮助她翻身,给她定期擦洗、按摩手足……一个40几岁的大男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病中的妻子。“亲戚有时候也过来帮哈忙,但基本上是我一个人打主力。”因为病情的折磨,妻子赵国霞的身体也变得比较虚弱,心理状态更是复杂多变。杨玉峰不仅要照顾好她,还要时常开导、宽慰妻子,鼓励她从病中走出来、站起来。

经过半年的住院治疗,赵国霞的身体状况终于有所稳定。杨玉峰给妻子办理了出院,将她接回家照顾。都说对付癌症是场旷日持久的斗争,这话一点不假。从妻子回到家的第一天起,杨玉峰就包揽了家里大大小小的活儿。“什么都不让她干了噻,她就只管好好休息,好好养病。”不仅如此,杨玉峰还专门从西安老家托人给妻子搜集各种治疗乳腺癌的偏方和单方。“我就让老家那边的人帮忙着打听,只要听说什么偏方有效果,都叫他们寄过来。有一次,也是偶然听说小核桃树晒干后熬水喝对治疗她这个病有帮助。我们重庆这边不好找这种树子,我就让老家的亲戚从西安那边晒干了给我寄过来,硬是吃了好几棵小核桃树哟!”

为了更好地照顾恢复中的妻子,1996年,杨玉峰从单位办理了提前退休,从此专心在家照顾她。在杨玉峰的悉心照顾下,赵国霞的各项身体指标逐步趋于稳定。这些年,杨玉峰还带着老伴尝试着进行了一些短途旅游。“也不敢走远了,就在重庆、成都周边,两三天的短途旅游。今年我还随你们电视报读者生活馆组织的俄罗斯游出了趟远门,老伴因为身体不太好没有去成。”

光阴如梭,从老伴发现得病到现在,一晃就是20年了。如今,两人都是已近古稀的老人。杨玉峰说,自己近些年身体也开始出现小毛病,“检查出来了高血压、冠心病。老伴也添上了心脑血管的疾病,今年甚至还打过120抢救了一次。”但这些对于早已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杨玉峰、赵国霞老人来说,已经算是“小意思”。

生活时常给我们一拳重击,我们却要永远以乐观来报以还击!69岁的杨玉峰老人不善言辞,谈到自己数十年如一日的照顾和陪伴也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也许在他心里,爱就是陪你走出病痛,陪你战胜病魔,陪你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

( 编辑: )
相关推荐

底层广告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